易游云南旅游网

简体|繁體| 支付宝在线支付 | 联系我们
操作:云南各地旅游、云南摄影旅游、云南深度旅游、纯玩游、出境旅游、国内旅游,为您提供一站式个性化旅游服务。
新闻资讯
你所在的位置:首页> 新闻资讯 >国内旅游资讯
丙察察线全程线路详细,丙察察旅游最佳时间是什么,丙察察进藏路线几月份最好今天我们来结束。
来源:易游云南旅游网   发布时间:2024-03-28点击:206次
进藏线路总共有几条?网上答案众说纷纭,5、6、7、8,9、10 都有。


如果一定要较真的话,还有两条进藏线路:一条是克里雅古道,从新疆和田翻越昆仑山到西藏,1950 年解放军先遣队进藏走的就是这条道路;另一条是川藏中线,即夹在 G318 与 G317 之间的一条线路,以四川段的 G350+ 西藏段的 G349 为主,再加上一些县道、村道甚至野道混编而成的线路。
这两条进藏线路非常偏门,走的人少之又少。克里雅古道被认为是天花板级的进藏线路,探路级别,需要专业向导和领队带领硬核越野车队,集体穿越,禁止单车穿行,除非你真不把命当命;川藏中线,近年才被提起,具体是怎样一条路线,却少有明确说法。
这两条偏门路线,前者,如果有团队;后者,如果有时间,我俩也许会去尝试看看。
这一篇,就来写写广泛所认为的“进藏第七线”——丙察察,也是七大进藏路线中被认为最险峻刺激的一条路线。
丙察察:丙中洛(云南)—察瓦龙(西藏)—察隅(西藏),全程 305 公里。
丙察察

丙中洛
要到丙察察线路的起点丙中洛,既可以从泸水出发,沿 G219 抵达;也可以从德钦出发,沿德贡线抵达。我们的路线是前者,下次可以去试试德贡线。据说德贡公路穿越三江并流核心区域,包揽了云南的一半美景,但路况不好。虽说网上的溢美之辞一般要大打折扣,但好奇心驱使,我们找时间还是要去看看。
如果沿 G219 去丙中洛,当看见怒江第一弯时,丙中洛就近了,只余 4 公里。
继续向前,当看到这个三面环水的半岛时,我愣了一下,怎么又来一个“第一弯”?“脸盲”的我,似乎也有“风景盲”,马蹄弯看上去都长得差不多,甚至于,这个似乎才更像是真正的怒江第一弯。
不过,它的名字叫桃花岛,以春天桃花盛放而得名。只是,桃花盛开时间是每年 3 月上旬-4 月上旬,4 月下旬才抵达此地的我们,不仅正好错过桃花朵朵开,也错过江水最绿的时节(每年春节至 4 月上旬)。

“人神共居的地方”,这浪漫的称谓给丙中洛添了几分神秘色彩。
但其实,丙中洛并没有那种想象中的浪漫,之所以被称为“人神共居”,是因为这里不仅有藏传佛教噶举派的普化寺,还有一座百年前法国人建的天主教堂重丁教堂。


之前在老姆登村看了基督教堂,对于丙中洛有天主教堂,我并不感觉稀奇,反倒是对丙中洛焕然一新的面目感到吃惊。不仅新修了公路,连路边的绿化带都是精心打造,完全不是山里小镇的那种随意模样。而这一切,其实是云南“怒江美丽公路”项目的延伸。
从我们住在丙中洛的民宿,便可以看到丙中洛的惊人变化。

大幅落地玻璃窗,明亮的窗外是青山。这么懂游客喜好的民宿,主人扎西却是一个地道的藏族小伙,妻子是怒族。
清晨,住在民宿的客人都坐在扎西的厨房里,一边吃早餐,一边听扎西讲自己的故事。扎西 11 岁就失去双亲,从那时起就开始做各种活养自己。种地、放牧,后来出去打工,开货车。。。直到最后回来开了民宿。
扎西讲着童年的苦,丙中洛的穷,但他的讲述中却没有任何不快。
“我们藏族人都相信来世,这辈子就是来受罪的,所以没关系。”他的嘴角,甚至带着淡淡的笑。
但实际上,扎西们的幸福,随着道路的修建,已经不用等来世了。

 

丙中洛——察瓦龙

丙察察线伊始,从丙中洛出发到察瓦龙,美丽公路继续美丽着。
甚至于怒江峡谷的最窄处--石门关,纵使两岸峭壁夹峙,因为有好路穿行而过,也不再有险峻之感。
难道修好路的丙察察,路已经这么好呢?我暗自嘀咕。不过,这只是我对丙察察的误解。一切都才刚刚开始,怎能太早下结论。

过了石门关,继续前行 4 公里左右,便可看见怒江对面的雾里村。

丙察察风光

可以走南北两座吊桥进村。南入口是新桥,一座纯钢架桥;北入口是废弃的老桥,不过在旁边又新建了一座吊索桥。
我们选择的是北入口的吊索桥,因为从这里过江后,便可走一段崖壁上开凿出的槽道进村,而这段槽道便是曾经的茶马古道。
走在一米左右宽的茶马古道,再看江对面车来车往的 G219,仿佛瞬间穿越。

这条古栈道大约要走 1.5 公里左右,才能抵达雾里村。
雾里村,村如其名,雾里看村,村更美。隔江欣赏就好,不用走进。
滇藏界,仪式感满满,不仅山壁上分别写着硕大的“云南”与“西藏”,地上也写着“丙察察”。尽管细看才知是广告,但不得不说,这广告真会选地方。
自驾通过此地的人,没有人不在这打卡。我也不例外。而这次,是我的第五次进藏。
到了滇藏界,便意味着“丙察察”云南段的结束,西藏段的开始;但同时,也意味着柏油路的结束,颠簸烂路的开始。
之前云南境内丝滑的柏油路,迅速切换为颠簸的半铺装路。车子一过,灰尘四起,仿佛回到3年前的阿里无人区。
我有点疑惑,不说修好路了吗?
对比后发现,虽然现在的路仍是烂路,但与 2017 年比,路边多了护栏,曾经的土路也铺上了碎石。
有了护栏,对于自驾车来说,心里便多了一层安全感,否则,悬崖下咆哮的怒江,始终是心里的压迫感。
只是,铺好底层砂石,却不淋沥青的半铺装路,一路颠簸,还不如土路。而且太多碎石,极易扎破轮胎,以至路边的岩壁上处处都是补胎及救援电话。

不过,到了老虎嘴,要过鸡爪隧道前,碎石路突然变成了柏油路,我俩大喜,“路果然修好了!”但这开心只持续了几分钟。一出隧道,柏油路立刻变回碎石烂路。
直至走完整条路线,才知道,这段油路是丙察察线上唯三的一段油路(另外两段油路:一是丙察察云南段,一是快到察隅的最后 20  公里)。
也许刚用碎石铺平整时,路况尚可,但没用沥青加固,来来往往的车辆,很快便把路面压出各种坑洞。以至于,丙察察的现状便是:小碎石路+小搓板路+坑坑洞洞。

事实上,在我们自驾走了西藏如此多的国道、县道、乡道后,交通要道基本上都修好了,也就剩阿里中北线以及丙察察这两个老大难了。
但经过丙察察进藏第一村松塔村时,崭新的村庄给了我们信心。
村已改建好了,路还会远吗?
当经过丙察察线上最让人谈之色变的大流沙时,蓝天白云下的大流沙,洁白安静,那些风化的白色碎石,看上去像被神力封印住了一样,如同凝固的瀑布。不仅不可怕,反倒美丽而壮观。
我以为底部加装了护墙的大流沙,已经不再是威胁,途中写的那篇丙察察至墨脱的路线及路况 ,还特别强调了这点。
但我又错了。当巨大的滚石流从大流沙顶部如瀑布般倾泻而下时,区区护墙根本挡不住。
就在上个月,5 月 14 日,因为大风大雨,大流沙顶部的沙石松动滑落,沙石迅速掩埋了路面。这是我在网上看到的两张照片(侵删)。
所以,大流沙是否危险,天气是个重要因素。风化严重的石头,好天气时,不会乱来;一旦雨季和大风天气,便容易松动,造成塌方。即使风平浪静的好天气,傍晚时分随着气温下降,风速变大,依然容易有落石与流沙,所以最好在傍晚前快速通过。
安全起见,通过大流沙之前,最好先观察大流沙是否有塌方迹象。如果顶部有烟尘升起,说明上面已经开始有流沙。
即使在好天气时通过大流沙,也请不要在大流沙底下停留拍照。说不定几块石头飞落下来,便将车子砸几个洞,也不是不可能。
蟋蟀头的安全意识特别强,尽管当时一切安好,我们也只是远远地拍了几张照,便一脚油门,快速通过大流沙,完全没有任何停留。
过了大流沙,距离察瓦龙便只有 9 公里了。

察瓦龙
全长 305 公里的丙察察线,如果纯粹赶路,为穿越而穿越,一天可完成,大概用时 12 小时。
但很多时候,我们走这条路,并不仅仅是因为这条路,而是路上的风景。
所以,尽管丙中洛至察瓦龙只有 79 公里(导航显示车程 2.5 小时,我俩实际用时 4 小时)。我俩仍然选择在察瓦龙住一晚。

这也是大多数人的选择。

丙察察线风光

还有人去了甲应村后,因为村里住宿条件太差,依然回到察瓦龙住宿。
总之,察瓦龙就是丙察察穿越者们的歇脚点。
同时,全长 10960 公里的 G219,从新疆喀纳斯出发,到察瓦龙恰好 6666 公里。这么大吉大利的数字,到了察瓦龙一定要记得打卡。
打卡完“6666”,别忘了去路牌斜对面的老陈驿站看看。
这个满墙贴满自驾越野、骑行徒步等各大户外俱乐部旗帜及 LOGO 的饭店,便是丙察察线上最出名的情报交通站。
自驾越野爱好者老陈,2006 年自驾进入察瓦龙后,因为太喜欢沿途风景,便在这里开了一家小饭店兼旅馆——四川饭店。当时还没有丙察察线路,从丙中洛只能开车到察瓦龙,察瓦龙到察隅也还没通车。
2010 年丙察察全线通车,但路况极差,老陈不仅积极参与救援,还随时在网上发布当地的天气及路况信息,渐渐,老陈便成了丙察察线上最大的信息源以及网红。
途经丙中洛的自驾车辆,即使不住,也喜欢到老陈的驿站去坐坐聊聊,打个卡。十多年后,便累积了这满墙的旗帜。


它们是老陈驿站的最佳装饰,也是老陈的骄傲。在喜欢的地方开民宿,是许多旅行爱好者的梦想。但我却越来越发现,相比停下来,我更喜欢出发。
丙察察一进入藏区,不仅路况变了,连风景也似乎发生了变化。尽管,江,还是那条江;山,却变得更加大气。
也许,这也是为何,我俩总喜欢去西藏的缘由。
丙察察并没有结束,这篇先写到丙察线,察察线就留到下一篇吧。
太多文字,没人有耐心看;太多风景,我也不舍得在一篇放完。

丙察察。如果说丙察线(丙中洛-察瓦龙)的拦路虎是大流沙,那察察线(察瓦龙-察隅)曾经的难点便是那三座雪山垭口。
之所以说“曾经”,是因为2010年察察线通车后,因大雪封山,全年仅半年时间可以通行;2015-2017年进行道路改建后,只要不是极端恶劣的天气,一般不会封山,差不多实现了全年通车。
尽管道路经过改建,但因为有了丙察线的前车之鉴,我知道不能对察察线抱有太多期待。
离开察瓦龙,前往察隅时,路况,跟之前的丙察线几乎没有任何区别。
被落石砸坏的护栏,不断提醒我们:怒江并非威胁,山上的落石才是真正的危险。
在怒江大峡谷中的穿行,最后止步于怒江大桥。
过了怒江大桥后,便会走一段海拔上升的盘山路,离开怒江。
意外的是,怒江大桥的桥头竟修了一个观景台。
我俩在观景台伫立良久,欣赏这红绿两色的两江汇合,与怒江告别。从泸水开始,怒江已经陪伴了我们整整三天。这第四天,终于要和怒江分别了。
但除了我俩,没有一辆车在桥头停下。所有车辆似乎都急着赶路,从我们身边急驰而过,再匆匆消失在我们的视线中。
他们如此匆忙,是因为察瓦龙到察隅的路线并不短,高德显示:车程225公里,7小时14分钟。对我俩来说,实际行驶时间,还得在导航时间上至少再加2小时。
到了怒江大桥,我们从察瓦龙出发也不过才22公里,前面还有200公里的未知在等待我们。
告别怒江,随着盘山道上山,再下山。翻越过一座山后,盘山路尽头的让舍曲,已在眼底。
下到山脚,继续沿让舍曲河谷前行。清亮的河水,浓密的森林,宛如川西。
惊奇地发现,路况似乎比之前好了许多,碎石少了,土路多了。

在这荒天荒地中,竟然有村庄,竟然还有客栈?这个叫梦扎村的村子,就几户人家,我很好奇,除了车坏了,需要修车或者等待拖车,还有什么缘由要住在这里。
但也许,远处的雪山,身边的青山绿水,就是住下来的理由。
一路向前,绿色渐渐褪去,雪山越来越近。
再一次爬山,路况恢复到碎石与土路的混合体。每次转弯,都像已到路的尽头。
海拔不断上升的同时,路边的护拦也消失了。只要不临崖,山谷中的穿行,并不危险。
偶尔停下,放眼望去。天上的云,山上的雪。终于相信,我们真的在西藏了。

这段行程原本是去年十一的计划,没想到,那时的“世界第三极”也会因疫情而困,我们只能临时取消;改去内蒙,却又在抵达呼伦贝尔的第二天,被疫情防控驱赶回家。
现在,回看那一切,虽然才过去半年,却像半个世纪一般遥远。
而每一寸风景,都因这一分自由的加持,在我们眼中更加美丽而独特。
嗨,雪山,好久不见!让我好好抱一抱你。
原本南方人对雪就有一种北方人难以理解的执念,现在,迟到了半年的见面,更让这份执念变得热情而浓烈。
以至于我们在海拔4636米的雄珠拉垭口停留了很长时间。
这也是察察线上的第一个雪山垭口。
翻过雄珠拉垭口,山下这个宁静而热闹的村子便是目若村。
村里有许多修车店,果然是哪里有需求,哪里便有市场。
如果车没修好,不用担心,可以住在村里的客栈,继续等待。
我们也去修了车,请藏族师傅帮忙上个螺丝,把车后被颠得快要脱落的车牌赶紧固定。
过了雄珠拉垭口,路比之前好了许多,即使开快一点,也没之前颠簸。
到了第二个雪山垭口,海拔4498米的昌拉垭口,没有之前初见雪山的惊喜,路也好走,不知不觉,我们已经快速翻过垭口。
再次见到茫茫白雪时,我们已经在翻越海拔4706米的益秀拉垭口。
作为察察线上三个垭口中海拔最高的雪山垭口,这里,雪很厚,云很低,仿佛云不小心掉落山上,积成了雪;又或者,雪被风带到天上,因贪恋蓝蓝的天,不肯下来,干脆变成了云。
而行走在天地之间的我们,词穷得只会说一句,“太圣洁了!”
眷念这里的茫茫雪地,不愿离去,但远处山上的白色“灯塔”,仿佛又在告诉我们,“不要停,继续前行!”
当然,那肯定不是“灯塔”,是什么呢?那么孤单又坚定地矗立在山顶。
蟋蟀头说是雷达,我说是基站。去网上搜索了一番,雷达和基站都不是长这样儿。
我们就这样被它吸引,不断向前。而它,似乎总在不远的前方。
穿行于厚厚的雪墙时,坑坑洼洼的路,虽说烂,却明显看出有人清理,才得以有这样一条通道。否则,我们只能被雪挡住去路。
翻过益秀位垭口,便一路下坡,到丙察察的终点察隅,只余65公里。

导航显示还有近2小时才能抵达察隅,而当时已经傍晚7点。西藏的日落是晚上8:30,这意味着如果不想开夜路,我们就得稍微加快一点速度。
蟋蟀头不再像之前那样慢悠悠地开车,加上路况好了许多,我们开始一路疾驰。之前那些超过我们的车辆,包括摩托车,我们开始一辆辆反超。
当蟋蟀头不摄影的时候,他开车基本上就是一个赛车手。

忽然发现,有一辆车的车速极快,一直牢牢地紧跟我们,我们超车,他也随着超车;我们超过七八辆车了,暮然发现,他仍在后面不远处。
“这人车技不错!”蟋蟀头给他隔空点赞。
距离察隅还余40多公里时,蟋蟀头忍不住停下车拍照,这辆紧跟我们的车准备超车时,却也停了下来,甚至摇下车窗跟我们打招呼,“嗨,是你们啊!又见面了。”
没想到,居然是曾同住在丙中洛那家民宿的一对小夫妻。那天早上, 我们在扎西的厨房一起吃早餐,听扎西讲故事。

我们好奇,他们车开得这么快,怎么会才到这里?一般来说,像我俩这种每天11点出发,路上又耽搁很多时间拍照的人,才总会在夜幕快要降临时才抵达当天的目的地。
“我们在丙中洛住了两晚。你们去察瓦龙那天,我们去走了德贡线,然后仍旧住在丙中洛。今早8点才从丙中洛出发,往察隅赶路。到现在,整整12个小时了!”原来如此。

看,并不是所有人都会用两天时间来走丙察察,现在只用一天时间走完丙察察的也大有人在。
“你们这么赶路,在西藏待多久呢?”我好奇。
“待2个月,然后就回去继续搬砖。”
我们寒暄几句后,便各自上车,继续赶路。没有刻意追随,彼此按着自己的节奏行驶。

他们有2个月的时间,在西藏自驾旅行,却只留给丙察察一天时间,我不太理解。但也不需要我理解,他们喜欢与享受这样的旅程就行。
很多人说,想跟着我俩去自驾旅行,或者我们组个团,参加我们的旅行团,这也是许多做自媒体的人,赚钱的方式,要不是卖广告,要不就是带队旅行。
但我俩很清楚,我们不喜欢带团旅行。你们也许喜欢我的文字,蟋蟀头的摄影,但真要一起上路,也许会受不了我们的节奏,然后不断置疑:怎么这么晚出发?路上还不断停下来?为什么要停这么久?为什么我们又是天黑才抵达?
曾经有一对夫妻与我们同行,第一天就受不了,只能提前告别。
我想说,朋友,风景都在路上啊!日落时分,光线最好的时候,我们都想在路上,而非酒店。
喜欢去西藏自驾旅行的人,也大多是灵魂自由的人,不会喜欢束缚。
每个人都有自个儿的节奏,自己喜欢就好,没有对错。
到了桑久村,有两条路:一条是G219,仍旧是烂路;另一条是新修的柏油路。之前超过我们的那对小夫妻,停在两条路的交叉处,犹豫着该选哪条路。

我们快速地看了一下导航,便毫不犹豫地驶上那条油路。不用担心,这条岔路很快就会和G219汇合,能享受一会儿油路,也是好事。小夫妻的车马上跟随我们前行。
过了桑久村后不久,又回到烂路,但好消息是,到察隅的最后16公里,已经完全是油路。
很奇怪的感觉是,虽然终于行驶在平坦的油路上,不再有颠簸之感,却总感觉少了一点什么,然后,竟开始对曾经的烂路有了一点点想念。

丙察察结束后,我们去了墨脱,然后深入到山南之南,转了一大圈后,又进入日喀则地区。在藏区长达20天的自驾旅行,除了少数几段正在修路,几乎不再有烂路。
在可以遥想的未来,丙察察终将会修一条路况极好的油路。纵使周遭环境恶劣,但这是挡不住的趋势。

虽然我赞成修路,但不得不说,好路和烂路,对喜欢自驾旅行的人来说,仍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感受。
挑战,总会让一路都倍加珍惜。
太容易看到的风景,似乎无形中失去了一些魅力。
在这一切发生之前,趁路还没有修好,还是来感受一下丙察察吧。
我愿意称之为“最美”的进藏线路。
分享到:
更多>>
云南文山丘北普者黑2日游(高铁往返)
普者黑仙人洞村:是一个古老的村庄,背靠青山,前临绿水。仙人湖环绕在村边,万顷碧波,绿如翡翠,倒映着峻秀的孤峰和古朴的民居。湖里鱼虾肥美,水草随波摆动。
云南抚仙湖、建水古城、普者黑坝美、碧色寨、可邑小镇、城子古村7日纯玩旅游团
坝美村有独特的喀斯特地形地貌、溶洞、河流及村落,酷似晋代文学家陶渊明所描述的桃花源,故而被称为“最后的世外桃源”。走进坝美村,就走进了一片山清水秀的世界到处都充满了绿意。
抚仙湖、建水古城、元阳梯田、普者黑坝美、碧色寨、可邑小镇、城子村8日纯玩旅游团
普者黑景区属于滇东南岩溶区,是发育典型的喀斯特岩溶地貌,以“水上田园、湖泊峰林、彝家水乡、岩溶湿地、荷花世界、候鸟天堂”六大景观而著称。
云南香格里拉巴拉格宗探索秘境 5 日游(双卧)
巴拉格宗景区是一种超美,是一种无所言喻的大美,峡谷、河流、乱石、雪山、草原、湖泊以及绚丽多彩的藏民俗文化囊括于其中,实乃堪称一绝。
昭通龙氏家祠、大山包鸡公山、黄连河、盐津豆沙古镇、五尺道、西部大峡谷5日旅游
豆沙镇石门关风景区,距盐津县城22公里,位于云南省滇东北的滇川交界处,四川盆地向云贵高原过渡的起伏地带,乌蒙山脉关河(朱提江)深谷的中段,自古以来就是中原入滇的要隘之地。大自然的鬼斧神工,劈就了锁滇扼蜀的雄关天险;五千年的文明历史,留下了众多灿烂的文化遗产。中原文化、荆楚文化、巴蜀文化、僰人文化和古滇文化在这里交汇融合,形成独具特色、独领风骚的朱提文化。
帮助中心
关于我们| 公司招聘| 免责声明| 云南映象门票| 云南地接社| 云南红色旅游|
地址:云南省昆明市官渡区永丰路6号(昆明康辉旅游大厦)经营许可证号:L-YN-GJ00020 QQ咨询:545589959 直线电话:15808884400 E-mail:kmcct@163.com
Copyright © 2013 云南纯玩旅游团(易游云南旅游网)云南摄影旅游团 云南地接旅行社 滇ICP备17000015号
云南旅游网备案云南旅游网备案